第三十二章 (第1/4页)

加入书签

关于这次病情,我对小孩什么也没说,但一直隐瞒不是办法。带着诊断书回家的那天,我心事重重,在前院的门廊上摔了一跤,我站在篱笆后面浇水的邻居为此大叫,把我吓了一跳。

我尴尬地爬起来,解释说地板太滑,见笑见笑。

进了门,得意从楼上下来,惊讶地问我的脸怎么回事。我只跟他说停车时撞方向盘上了,那刹车不好使。他紧跟着结结巴巴问车子出了什么状况?我身心俱疲,没精力敷衍他,诚实地说:季叔叔累了,得意,你以后不能再咬我脖子。

为什么?他对任何事都好奇,又听不懂弦外之音。

我揣着药,心想着搪塞他的借口,正要站起,忽感一阵眩晕,眼前发黑,接着四肢又麻又木,手脚都变成了轻飘飘挂在身上的绶带,把我困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这种情况头一回出现,我没法不惶恐,想叫得意过来,又担心他会比我更害怕,只好坐在原地反复深呼吸,可空气上来得即缓又慢。有一阵子,我甚至不确定气管还有没有装在原位,那窒息感一生难忘,渐渐地,家具变成朦胧的色块,得意的面孔也不再清晰,我的呼吸越来越弱,几乎快要睡着。直到忽然,有道冰凉触感按住我的额头,而后转移到我的侧脸,那感觉就好像将我从水底托起来,空气重新涌入肺叶。

我很快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还留在原地,屁股底下的是我妈当年买的换鞋凳。但此时此刻,我被小傻子抱在怀里,依偎着他的肚皮,那里面柔软、扁平,外面衬衫上有洗衣液的味道,腹腔里传来微微作响的低鸣,原来他在跟我说话:"你怎么了?"

"得意……我病了,"在小孩怀里,我有些恍惚,"你害不害怕我生病?"

"不怕,我们去,医、医院,把季叔叔治好……"

我对我的病情始终怀有一种误解,仿佛不去医院就不会得病。我父亲当年半信半疑,确诊后便马上一蹶不振。至于我,拿到诊断书后才出现虚弱、胸疼、无故贫血等等症状,不得不怀疑体内是否长出一个足斤的棒槌,敲这里打那处,常叫我半夜浑身冷汗地醒来,疼痛到天亮。

介于我没几个亲人,只能边接受治疗边同黎子圆商量送走小孩的事宜。当时工作室生意不断,顾夏天忙得不可开交,有天托李小墨来找我签字才获悉发生何事,她立刻驱车而至,到我家里发了一通脾气——这女人总是发脾气,无论开心、伤心,好像愤怒是她唯一表达情绪的方式,

发完火,她认为得意不再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清光同行 [韩娱同人]First Love[BTS] av女星转战娱乐圈 不想当主播的明星不是好厨师 金牌归你,你归我 女配自救攻略[快穿] 【双性】浪荡的一生 美少年兽世直播记 [三国同人]娶了那个丞相 [综影视同人]好大一只蝙蝠精 [综漫]我和乱步离婚以后 鸦青 泥就是那个玩剑的 主角受他总是不来 【工堕】在风俗店兼职,但是直男 [综漫]恋与暴君痛失网名 [网王同人]七月北海道 [综漫]我在横滨写狗血同人苟命 [综漫]游戏NPC在柯学世界卑微打工 [清穿同人]雍正的怼怼皇后